当文化遗产遇上现代视听媒介 从"国宝"出发的视听呈现

从“国宝”出发的视听泛起[fàn qǐ][chū xiàn](光影视界)

  焦点[jiāo diǎn]阅读

  以国宝为焦点,顺应青年观众的接受习惯和盛行[shèng háng]文化的潮水[cháo shuǐ],设计出一整套视听体现[tǐ xiàn]要领[yào lǐng]和叙述方式,是其在视听创意上的配合[pèi hé]点。

  当古老的文化遗产遇上现代视听前言[qián yán],会发生[fā shēng]怎样的化学反映[fǎn yìng]?

  近年来,几部以“国宝”作为IP的纪录片和电视节目给出谜底[mí dǐ]。6月13日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,《若是[ruò shì]国宝会语言[yǔ yán]》第三季开播,18家博物馆的25件稀世国宝点燃观众的收视热情,成为近期的热门[rè mén]话题。今年下半年,已经乐成[lè chéng]播出两季的综艺节目《国家宝藏》也将推出新的一季,博物馆和守护人将继续讲述国宝故事。前些年,在互联网走红的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将古老的文物与手工武艺[wǔ yì]的今世[jīn shì]传承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起来,和《了不起的匠人》等作品一道,把工匠精神拉入今世[jīn shì]视野。

  拉近观众与国宝的距离

  历史文化一直是公共[gōng gòng]传媒热衷的题材,也是观众喜闻乐见的内容。很长时间以来,《探索·发现》《考古中国》等电视节目通过文物故事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历史知识、施展[shī zhǎn]公共[gōng gòng]媒体的科教成果。这些年,国家对文博事业和文旅工业[gōng yè]的重视、博物馆的免费开放和展陈创新、学术成就[chéng jiù]的通俗[tōng sú]化[pǔ tōng huà]普及,以及大众对传统文化的热情,是这类电视节目创新的文化土壤和创作动力。在此配景[pèi jǐng]下,《国家宝藏》《若是[ruò shì]国宝会语言[yǔ yán]》等节目普遍[pǔ biàn]吸纳前言[qián yán]手艺[shǒu yì]和文化理念的新成就[chéng jiù],成为当下我国文化领域的主要[zhǔ yào]征象[zhēng xiàng]。

  以国宝为焦点,顺应青年观众的接受习惯和盛行[shèng háng]文化的潮水[cháo shuǐ],设计出一整套视听体现[tǐ xiàn]要领[yào lǐng]和叙述方式,是其在创意上的配合[pèi hé]点。《若是[ruò shì]国宝会语言[yǔ yán]》《了不起的匠人》等紧跟网络视听趋势,在几分钟到十几分钟的短篇幅里,采用精细的视听语言和贴近今世[jīn shì]的时尚故事,让文物“活起来”,也“火起来”。大量浅景深的特写镜头和特殊拍摄镜头带来堪比影戏[yǐng xì]的画质,组成[zǔ chéng]异景[yì jǐng]化的鉴赏[jiàn shǎng]效果。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《了不起的匠人》中,有大量展现木料、竹材等手工武艺[wǔ yì]加工工具[gōng jù]转变[zhuǎn biàn]的特写镜头。异景[yì jǐng]化更深层的作用,在于将文物形塑为观众心理认同的工具[gōng jù]。镜头和摄像机在文物与观众之间搭建心理桥梁,借此拉近观众与文物、与历史文化之间的时空距离和心理关系。《若是[ruò shì]国宝会语言[yǔ yán]》通过解说词等手段为“文物”建构第一人称和主体视角,移情口述,指导[zhǐ dǎo]观众对文物睁开[zhēng kāi]审雅观[yǎ guān]照。

  国宝的面目[miàn mù]被泛起[fàn qǐ][chū xiàn]得惟妙惟肖、栩栩如生。《若是[ruò shì]国宝会语言[yǔ yán]》第三季中,王羲之《兰亭序》神龙本的泛起[fàn qǐ][chū xiàn]质朴又别致,整条视频重现其一笔一画的誊写[téng xiě]进程,启发观众想象它被誊写[téng xiě]时的历史情境和谁人[shuí rén]时代的风华。《国家宝藏》采用综合性艺术手段,演播室舞台演出[yǎn chū]和实景纪实拍摄呼应配合,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嘉宾和人物角色配合[pèi hé]参加[dào chǎng],再加上富厚[fù hòu]的声光电手艺[shǒu yì]和主持人采访等,周全[zhōu quán]展示国宝被发现的时刻、经验的岁月灾祸[zāi huò]以及当下文物掩护[yǎn hù]研究的状态[zhuàng tài]。

  熟悉[shú xī]历史的新视角

  优异[yōu yì]的影像作品通过对虚拟时空的营造,指导[zhǐ dǎo]观众获取新的体验和认知。历史题材的影视作品在提供视听享受的同时,为观众提供历史认知的途径,资助[zī zhù]其形成对于已往[yǐ wǎng]的深刻感伤[gǎn shāng][gǎn kǎi]、准确[zhǔn què]评价和配合[pèi hé]信心[xìn xīn],施展[shī zhǎn]凝聚共识的作用。

  从国宝出发,这些视听作品提供了熟悉[shú xī]历史的新视角。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等节目以详细[xiáng xì]的文物为线索、又不拘泥于文物,而是专注于“以物写人”和“以人观物”,描绘物品所处时代的精神天下[tiān xià]。手艺匠人不仅是今世[jīn shì]的武艺[wǔ yì]传承人,而且是漫长历史中万万[wàn wàn]个工匠中的一员。正是这些通俗[tōng sú]而专注的个体,用他们的生命实践修建[xiū jiàn]了国宝和国家的历史。通过这样的方式,指导[zhǐ dǎo]今世[jīn shì]观众与传统文化之间发生碰撞,指导[zhǐ dǎo]他们的感情参加[dào chǎng],开拓他们的历史视野。虽然所有历史题材作品都有普及教育的成果,但只有切合[qiē hé]今世[jīn shì]观众接受纪律[jì lǜ]和审美纪律[jì lǜ]的优异[yōu yì]作品,才气[cái qì]够真正为观众打开历史认知的大门。国宝题材的影视节目,就犹如[yóu rú]荧屏上的博物馆,让观众流连忘返。

  提供感情投射的土壤

  在世界规模[guī mó]内,经济的高速增添[zēng tiān][zēng jiā]往往陪伴文化需求的增强,国宝类节目的盛行[shèng háng]折射中国观众的普遍需求。岂论[qǐ lùn]国宝照旧[zhào jiù]武艺[wǔ yì],它们展现的是中华文化中人与自然万物、人与草木山河之间的关系。

  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将手艺人塑造为一种人生状态和人生哲学的详细[xiáng xì]承载,人与物之间围绕武艺[wǔ yì]相互雕琢,资助[zī zhù]人们重新确认和浏览[liú lǎn]一般生涯[shēng yá]和通俗[tōng sú]职业的价值。《国家宝藏》《若是[ruò shì]国宝会语言[yǔ yán]》通过国宝“守护人”和国宝“自述”,强化个体感知和小我私人[sī rén][xiǎo wǒ sī jiā]视角,为人们提供了感情投射的土壤。

  这些节目既诠释[quán shì]了中国从那边来的问题,也提出了中国将往那里[nà lǐ][nà biān]去的思索[sī suǒ]。在国宝故事中,我们看到文明曾经到达的高度,看到推己及人、文明互融等路径,看到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今世[jīn shì]转化。

  未来,怎样[zěn yàng]保持视听作品的品质和水准,进一步阐释文化遗产在推动社会生长[shēng zhǎng]中的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价值,是其能否行之久远的要害[yào hài]。继续发扬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,增强[zēng qiáng]创作团队与专家学者、文博部门的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以富厚[fù hòu]多元的艺术手段,将最新的考古发现、研究成就[chéng jiù]和理论生长[shēng zhǎng]与节目内容的开拓创新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起来,不绝丰盈人们的历史知识和文化情怀。还应当充实[chōng shí]使用[shǐ yòng]前言[qián yán]融合尤其是移动互联的优势,增强[zēng qiáng]这类节目的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效果和互动特征,让文艺精品发生[fā shēng]切实的社会影响,也在撒播[sā bō][liú chuán]和互动的进程中,实现中华优异[yōu yì]传统文化缔造[dì zào]性转化、创新性生长[shēng zhǎng]。

  (作者为清华大学副教授)

(责编:宋心蕊、赵光霞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lipin024.com